瑞幸咖啡控制权之争?陆正耀、郭谨一、黎辉“三个男人一台戏”

  • A+
所属分类:综合体育

瑞幸咖啡面临内忧外患,1月6日晚间,瑞幸咖啡传出中高管签署联名信,指控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贪污腐败、党同伐异,集体请求董事会与股东大钲资本罢免郭谨一。与此同时,郭谨一发布内部全员信指出,举报信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目前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

1月7日,瑞幸咖啡副总裁周斌对郭谨一的全员信进行回应,指责郭谨一甩锅陆正耀、钱治亚。“没有等到来自董事会和大股东关于我们请求的任何正面回复,也没有看到董事会采取任何行动来挽救公司。”瑞幸咖啡公关方面表示,“情况属实,详情暂时不方便透露。”大钲资本方面目前暂无回应。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陆正耀、郭谨一、大钲资本创始人黎辉曾在神州系公司共事多年,瑞幸咖啡目前管理层大部分也来自神州系公司,如今三人关系错综复杂。

郭谨一被指“三宗罪”

财务造假事件刚告一断落,瑞幸咖啡“内斗”却一触即发。1月6日晚间,有报道称,瑞幸咖啡7位副总裁、所有分公司总经理和核心业务高管签署联名信,集体请求公司董事会与大股东大钲资本罢免瑞幸咖啡现任董事长兼CEO郭谨一。

信中指控郭谨一“三宗罪”,贪污腐败、通过手套供应商舞弊,损害公司利益;滥用权力铲除异己,党同伐异;能力低下和个人私利给公司造成巨大隐患。称“现任董事长和 CEO 郭谨一的无德无能,公司已经到了存亡的边缘”。

其中,在供应链方面,指其为达到中饱私囊的目的,清洗和控制采购体系人员,破坏供应链原有独立的审核内控机制,调离原有负责人,火速提拔没有任何采购工作经验的新人负责公司的采购审核和结算,使公司的内控机制形同虚设。

联名信指其跳过正常的采购流程从而给某些与他关系密切的供应商输送巨额利益。这些供应商往往是小生产厂甚至是之前从来没有生产或销售过同类产品的企业,通过分包方式转几道手把产品卖给瑞幸,徒增采购成本,更使得采购产品的质量难以保证。“ 郭谨一担任CEO以来原材料品质越来越差,但采购价格却越来越高。”

信中认为,郭谨一治下的公司战略和发展模式没有革新,正在逐渐失去市场竞争力。目前的业务都是在消耗瑞幸咖啡过去多年的积累,如果不及时改变,积累会消耗殆尽。“为维护广大员工、消费者和投资人的利益,多位高管联名请求董事会和大股东立即罢免郭谨一的董事长和CEO 职务,并尽快任命新的公司高级管理层。”

随后,郭谨一发布内部信反驳,指高管联名信为“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已第一时间提请董事会成立调查组,就所述事件对我进行调查,以还原事实真相。”同时,提请董事会对此次举报的组织者和过程动机进行调查。

郭谨一表示,“公司现在经营稳定,收入向好,是一些造假出局人绝不想看到的。恶意挖角,不断造谣,企图破坏公司、祸乱团队,请全体瑞幸人有正确的认识!公司将持续不断地强化产品品质,坚守品质标准,并向外界公布我们的供应商名单。”

目前瑞幸咖啡经营情况如何?2020年12月份,瑞幸咖啡的联合清算人向开曼群岛大法院提交了首份报告,其中透露了瑞幸咖啡未经审计的最新财务信息,从数据上看,瑞幸咖啡2020年前三季度维持增长,但增速放缓。前三季,瑞幸单季收入分别为5.65亿元、9.8亿元和11.45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8.1%、49.9%和35.8%。

瑞幸咖啡预计2020财年的收入将在38亿元至42亿元人民币之间。在门店方面,截至2020年11月30日,瑞幸咖啡门店数字从4507家减少至3898家,其中包括了894家联营门店,根据业务计划,到2023年,瑞幸咖啡希望拥有4800到6900家自营店。

郭谨一曾任神州优车高管、代表瑞幸“战”星巴克

实际上,郭谨一是交通行业的老兵,曾在交通运输部任职多年。2016年进入神州优车,担任神州优车集团董事长陆正耀的助理,当年7月,神州优车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专车第一股”。竞争激烈的网约车行业,也令陆正耀开始新的“财技”。

2017年下半年,陆正耀瞄准咖啡领域,投资瑞幸咖啡。当时神州优车集团原COO钱治亚担任瑞幸咖啡CEO。作为神州系的高管,郭谨一也参与瑞幸咖啡的管理。瑞幸创立之初,郭谨一便担任高级副总裁,负责产品和供应链。

2018年5月,郭谨一曾代表瑞幸咖啡向星巴克“宣战”,称星巴克与物业方签署的协议存在排他条款的问题,以及逼迫供应商“二选一”。瑞幸咖啡也因“宣战”星巴克,一战成名。

当年,郭谨一以瑞幸咖啡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在公开场合表示,从整个中国咖啡消费的占比来看,中国的咖啡消费的比例频次非常低;咖啡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世界上可能除了中国以外,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很多的咖啡品牌在进行一个非常激烈的竞争。

郭谨一认为,造成这种差距的原因,主要是由于价格高和购买不方便这两大制约因素。想要突破这种瓶颈,就需要在咖啡的品质、购买的便利程度,以及价格之间找到一个很好的平衡点。

当时瑞幸咖啡的做法是,在保证咖啡品质的情况下,通过优化门店结构、简化交易流程来压缩房租和店员人工成本,同时通过外卖送货和门店自提两种方式,来提高消费者获取咖啡的便利性。此外,瑞幸咖啡还通过引入包括智能选址、智能派单、智能补货等在内的智能系统,来提高门店的运营效率。

瑞幸咖啡高速发展,一时成为网红饮品。在资本与市场的助推下,瑞幸咖啡谋划上市。2019年5月瑞幸上市时,郭谨一出现在董事会名单中。2020年初,做空机构浑水指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成为瑞幸咖啡发展的转折点。当年5月,瑞幸前CEO钱治亚因参与造假被撤职后,郭谨一成为“救火队长”,暂任代理CEO。

随着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的调查深入,瑞幸咖啡董事会也面临调整。2020年7月,瑞幸咖啡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任命原代理首席执行官郭谨一为新任CEO和董事长;陆正耀、刘二海、黎辉、邵孝恒出局,不再担任董事会成员。

大钲资本黎辉与陆正耀曾是“铁三角”

郭谨一治下的瑞幸咖啡,财务事件处理进入尾声。2020年,市场监管总局公布了对瑞幸咖啡不正当竞争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为公司宣传使用虚假营销数据,使用虚假业绩,欺骗、误导消费者和相关公众。对瑞幸咖啡两家公司分别罚款人民币200万元。

当年12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表示,针对造假指控,瑞幸咖啡同意支付1.8亿美元罚款以达成和解。随后,瑞幸咖啡发布声明称,目前公司和门店运营稳定、经营正常。瑞幸咖啡将持续配合监管,将合规工作视为重中之重。同时,公司管理层和全体员工将继续保持公司稳定经营,持续为消费者提供高品质、高性价比、高便利性的产品和服务。

对于郭谨一指控高管联名信为“1月3日由陆正耀、钱治亚等组织并主持起草,部分当事员工不明真相,被裹挟签字。”1月7日上午,瑞幸咖啡副总裁周斌发文回应称,“包括我在内的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在1月4日向公司董事会和大股东发出了严正请求,请求罢免郭谨一董事长和CEO职务从而挽救公司于水火之中。”

“然而几天过去了,我们没有等到来自董事会和大股东关于我们请求的任何正面回覆,也没有看到董事会采取任何行动来挽救公司。”周斌指郭谨一“极力狡辩,混淆视听”,甩锅陆正耀、钱治亚。

周斌表示,“公司在郭谨一领导下正气丧失、士气涣散,这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供应链的问题、门店运营的问题和员工流失的问题也都是不争的事实。关于郭瑾一的贪腐我们也掌握了大量的证据。”

对于瑞幸咖啡管理层罢免郭谨一事件。1月7日,有神州系核心高管向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表示,“(这是)清理门户。具体我不太清楚,看起来就是员工的真实诉求,反映一些实际情况,希望一起把公司做好。”此外,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目前多位瑞幸咖啡公司高管在朋友圈贴出周斌的回应。

陆正耀曾是瑞幸咖啡董事长,2020年7月,英属维尔京群岛法院宣判清算瑞幸咖啡创始人陆正耀持有的瑞幸咖啡股份,陆正耀失去对瑞幸咖啡的控制权。如今,权利移交不到半年,瑞幸咖啡出现内斗,具体情况外人不得而知。目前可以看到,包括郭谨一在内的瑞幸咖啡管理层有不少来自原来神州系公司。

目前,瑞幸咖啡大股东大钲资本方面暂无回应。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2017年2月,大钲资本由黎辉成立。黎辉曾在2016年4月出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负责公司的战略和资本运作。2017年6月,黎辉卸任神州优车副董事长,被任命为神州优车战略委员会主席。当时神州优车董事长为陆正耀。

一直以来,陆正耀、黎辉、以及愉悦资本刘二海被视为是铁三角,曾将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瑞幸咖啡等公司送进资本市场。瑞幸咖啡财务造假事件之后,瑞幸酝酿开董事会就被传出三方关系出现变化。如今陆正耀、郭谨一、黎辉再次陷入风波,令陆正耀、黎辉关系更加扑朔迷离。

有意思的是,1月5日瑞幸咖啡与合作伙伴签署有关埃塞俄比亚耶加雪菲精品咖啡豆采购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郭谨一高调出席,称,瑞幸以“让每一个顾客轻松享受一杯喝得到、喝得值的好咖啡”为品牌愿景,致力于将世界范围内具代表性的精品咖啡送到更多中国消费者面前。”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陈维城 编辑 徐超 校对 危卓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